相关文章

【冰雪英雄谱】迤逦前行中国男壶苦行僧式坚

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刘锐:无缘平昌低落一整夜 收拾心情随时为国而战 正在加载... < >

中国男子冰壶队在落选赛的最后一场比赛,比分定格在了5-8这个尴尬的数字上。四个男人愣了,徐晓明下意识地看向了看台上的加拿大教练马塞尔。尽管隔着不小的距离,但他仍然能清楚地看见马塞尔的眼睛红了,泪水几欲夺眶而出。

“我其实一直没有去想女队拿到冬奥会门票的事情,一直沉浸在男队没有获得资格的心情了,这么多年我们和他们一起奋斗,知道他们为了冰壶放弃了很多,伤病、家庭......”落选赛之后的第十天,王冰玉坐在腾讯体育的镜头前,动情地说着,在她看来,男队的落选更让她揪心。

他们的不易:延迟手术 远离孩子

跟时下享受着巨大曝光量的当红运动员相比,冰壶运动员是寂寞的,他们常年在海外集训,与家里人聚少离多,饱受思乡之苦。

为了出征落选赛,刘锐和他的兄弟们舍弃了太多与家人团聚的时间,在国外集训,“为了这次奥运会资格赛,我们从六月份就开始训练,六七月在国内练习体能,八月冰上训练,九月出国,基本上一直在国外训练和参加比赛。”

由于长期在外集训,孩子只有两岁的刘锐只能远距离和女儿视频,视频里的女儿看到自己时,会害羞的往妈妈怀里跑。

刘锐说:“其实我也非常想家,女儿现在比较小,正在成长的关键期,正需要父爱的时候。作为父亲,我一直聚少离多,给她的父爱太少了,我也很感觉亏欠他们。只能通过视频的方式弥补,看看她的照片,肩负的责任非常大。也很庆幸我的妻子在帮我照顾着家人、在背后非常支持我的工作,让我可以没有担忧地在外训练比赛。”

徐晓明与妻子金智善同为冰壶运动员

和刘锐一样,徐晓明也已经结婚,妻子金智善是前韩国女子冰壶队的队长,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和次数却十分有限。年初,徐晓明的膝盖受伤,因为手术需要长时间的恢复期,他最终选择了保守治疗。徐晓明说:“伤势还是会有一些影响,尤其是在掷壶的时候,但是我心里的想法就是不能耽误比赛。”

从无到有:17年筚路蓝缕

队中的几位老将是中国冰壶从无到有的亲历者,他们经历过这个项目发展最艰难的时期。“当时练冰壶比较难,没有专业场地,上冰的时间也不是特别好基本都是半夜上冰,没有专业的冰壶鞋,我们就在运动鞋上加上两块硬塑料,自制一下,队里十几个人,共用几把冰刷。”徐晓明说。

回忆起当年练习冰壶时的困难,队长刘锐更加为现在中国冰壶的发展感到欣喜,“现在的条件好了很多,我们有国家和地方的支持,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训练条件。冰壶发展的越来越快,后面的年轻人上升的速度也很快。”

相比于冰壶强国,中国冰壶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据悉,目前中国全国范围内的冰壶俱乐部仅有十多个,对比加拿大差距十分明显,加拿大全国有1200个俱乐部,仅在萨斯喀彻温省,每4 个人中就有1 个冰壶运动参与者,且数据每年攀升。

在中国“安家”的加拿大外教

四年前才第一次征战冬奥会(温哥华冬奥会取得第八名)的中国男子冰壶队,在2014年的索契成功扮演了“黑马”角色。在那之后,中国队员们接受采访的时候,被问及进步飞速的原因时,说了一句“因为我们的教练厉害啊!”

2013年7月,加拿大人马塞尔与中国冰壶队签了10个月的合同,短短十个月就带领男队首次打进了冬奥会半决赛,实现历史性的突破。马塞尔曾代表加拿大队参加过4次世锦赛,3次赢得冠军。

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后,中国冰壶队的外教马塞尔十个月的合约到期,考虑到常年与家庭分居两地,加拿大人马塞尔并没有续约。2015年,中国队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高水平的外教,但由于冰壶这个项目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业余开展,高水平的职业教练非常难找。在与十多名教练沟通未果之后,马塞尔又重新回到了队伍中继续和他的中国弟子们并肩作战。

回顾中国男队在捷克皮尔森举行的奥运落选赛的表现,马塞尔联想到了中国男队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最后两场比赛,一场关系到中国男队能否创造历史打入决赛,另一场关系到中国男队能否拿到一枚奥运奖牌。但是,这两场比赛中国队均没有表现出最好的一面,尤其是铜牌争夺赛上,最后时刻因出现较大失误败给瑞典队。“我理解我们的队员为国争得荣誉的渴望,但同时也意味着他们有很大的心理压力。”马塞尔也在采访中表示,他会帮助他们学会更好地调节心理。

对于中国男子冰壶队来说,这次落选赛失利是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。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上,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大的挑战。

新浪微博    
     微信
关注微信